作家图片 作家简介:

上官鼎是刘兆玄、刘兆黎、刘兆凯三兄弟的共同笔名,暗寓三足鼎立之意,而以刘兆玄为主要执笔人上官鼎的武侠小说,为其早年之事,始于60年代初应征代古龙续写《剑毒梅香》,接着以《沉沙谷》 一局成名。上官鼎之作,文笔新颖但武打仍不脱旧的传统,又因三兄弟合写而难免有不能自圆其说之处。1968年,刘兆玄出国留学,“登报宣告封笔”,以后便专心化学,不再复出。上官鼎的代表作品是《芦业侠踪》《剑毒梅香》(《河洛一剑》)、《长干行》《沉沙谷》《铁骑令》《烽原豪侠传》《七步干戈》《萍踪万里录》《侠骨头》《金刀亭》等

上官鼎小说全集
共44本

再出手

简介: 秋浑露白,木叶萧萧,一声悲哭雁迂长空,西风卷起漫空黄尘,冀南大名府效外官道旁两行垂柳,无复当日的翠拂行人,垂烟商绿情景,秃条儿尽自迎风摇曳更凭添了几分萧瑟气氛。拂晓时分,道上现出一个镖局人物,似是兴高采烈,连夜赶路,昨晚关未打尖模样,喧笑不绝。遥随镖局一行的只见是一只双驹套车,车辕上坐定一个赶车把式,约莫四旬开外年岁,年岁貌像粗豪诚样,头戴一顶软毡帽亦似一夜未睡,肩背等处犹自余留洁白霜屑,在他身旁摆放着一只细颈瓷壶。

七星剑

简介: 岁序更迭,数不尽花开花落,一年容易,又是冬尽春来。姑苏城外,虎丘道上,游人如织,得春在踏青去,偷得浮生半日闲,固人生一大乐事也。在赏心悦目的游人群中,有两匹健驴,驮载着两位年轻人,蹄声得得,状至飘逸,正向虎邱轻驰而去。从阊门到虎丘,去路非遥,扬鞭轻驰,不消片刻,两人来到虎丘山脚下,离蹬下驴。前面那人稍一整衣衫,便回头对后面那位书童打扮的人说道:“祁福!你就在这山脚下等候,待我游遍虎丘,即行返回旅店。”那名叫祁福的书童,垂手应道:“相公要早去早回,免得祁福焦心等待。”那位年轻相公微微一笑,说道:“这次我要游遍天下名山大川,每到一处,必要兴尽观赏,你这样叮咛再三,岂不是叫人扫兴么?”

狂侠一剑

简介: 多事的江湖又起了一阵新的波动。自从鹏城初现之后,石砥中就神奇的失了踪,有的说他死了,有的说他和东方萍相偕退隐了,于是纷纷猜测着..也有人说他俩都死了,否则新任武林盟主西门琦绝不敢那样猖獗,目空四海,任意非为..相隔的时间大约有一年。海外突然崛起一个新的宗派,传闻是由一个神秘女子所统驭,浩荡的进军中原。这女子是谁?没有人能够知道,唯有她敢与西门琦的幽灵宫相抗衡,也唯有西门琦知道她是谁。神秘的鹏城始终迷惑着江湖,传言鹏城在大漠里出现过一次,并且有一个绝世的高手进入鹏城里面,可是谁也没有看见过,那只是流言..纷扰的江湖正酝酿着绝大的变动。而各派的新人辈出,纷纷进入了江湖,使江湖上又形成了一个新的局面。

断剑

简介: 天朗、气清,碧空如海,在晶莹透明的蔚兰天幕上,没有一丝薄云。终年云雾缭的九华山,这天却云消雾散,现出耸拔嵯峨的山势。山上,青碧苍翠,古树参天,在森郁的绿叶中,万千姹紫嫣红的奇异山花,随风摇幌,飘散着沁人幽香。由万丈突岩上,可以看到千寻以上绝壑的美景,由幽寂绿媚的静谷中,可以仰视崎峰上的飞瀑流泉。这才是一个傲立孤峰目览天下的绝佳天气,但,就在这令人心旷神怡的绝美仙境中,竟隐约飘来一阵悲戚的哭声。这阵悲戚的哭声,给这奇绝明媚的仙境,凭添了无限哀愁,一切艳丽景致,都为之失色了!

河洛一剑

简介: 梅占春先,凌寒早放,与松竹为三友,傲冰雪而独艳。时当早春,昆明城外,五华山里,雪深梅开,浑苔缀玉,霏雪联英,虽仍严飚如故,但梅香沁心,令人心脾神骨皆清。后山深处,直壁连云,皑皑白雪之上,缀以老梅多本,皆似百年之物,虬枝如铁,暗香浮影,真不知天地间,何来此仙境。暮色四合朦胧陇中景物更见胜绝,忽地梅阴深处,长长传来一声叹息,缓缓坡出一位儒服方巾的文士,亦不知从何处来。他从容地在这幽谷四周,漫步了一遍,深厚的白雪上,却未见留下任何脚迹,然后负手伫立在一株盛开的老梅前面,凝神地望着梅花,身上的衣袂,随风微动,此时此地,望之直如神仙中人。

落英塔

简介: 天色渐渐暗了,肃杀的秋风在空中呜呜响着,卷着地上的落叶漫天飞舞,偶尔两只迟归的小鸟儿忽然长鸣掠过天空,只给这一片秋景平添几许悲愁之气。这时候,在那丛林绵延的小坡上,出现了一个人影,那个人正尽力向着这边奔跑过来,从他的速度上看,那委实是快得惊人,然而从他的姿势上看,显然他已经疲倦不堪了。那人毫不逗留地越过了一丛丛的矮林,每一次腾空跃起都像是踬踣欲倒,然而每一次他都能堪堪掠过丛林之梢,飘然落地。

金童倩女

简介: 仲春时节!陇西草原的夜,却仍似严寒未解!春风呼哨,刺骨生寒,原野上人兽绝迹,遗下的祗是尚未萌芽的衰草断梗瑟瑟作响。凄迷的月色,映著巨浪山涌的疏勒河,翻起万道银辉,波涛与上流激冲而下溶碎的冰块撞击声,汇集演奏出雄壮的交响乐曲,声传数里!岸边树影稀疏,像是寂然无人,但突然南岸草丛里站起一人,黯淡月光下,祗见他身高逾丈,黑袍单体,像一根竹竿,双手两腿,像煞是“人”。祗是奇怪,他肩上颈项分叉,每个颈项上,都斜斜顶著一颗脑袋!

梵剑魔心

简介: 月沉星隐,北风怒吼。这是初冬一个夜晚,大地一片漆黑、昏暗。“北榕镇”外——“鬼狼坡”,这是一条极端阴森、恐怖的岗岭山坡道路。盛传鬼狼坡居有妖魔鬼怪,山精僵尸,故这条通往北榕镇的山坡道上已变成人们绝迹之地。子夜时分的鬼狼坡,除了阵阵肆虐的北风声外,周围一片死寂、阴森、恐怖,但出入意料之外的,鬼狼坡西面进口,却“当!”地,传来一声扣人心神的锣声。

铁骑令

简介: 丰原城西郊的“谢家墓地”乃是畔着一个不大不小的林子,荒凉地倘佯在山麓之下。由于树林生得很密,是以天光很难透过,墓地里益发显得阴森森的,凄凉得紧。这块“谢家墓地”乃是前朝一个大富翁谢某的葬身之地,已有近百年的历史,以几十亩的墓地,只埋着一个人,由此可想见这人生前的富有了。近几十年来,谢家的子孙衰败了下去,十几年来,这墓地都没有来过问,墓上杂草蔓生,竟然成了一片野地,一些贫苦人民无力购地葬祖的都葬到这块空地来,不到三年,这墓地就成了一个乱葬坟场。黑沉沉的天边,渐渐露出一线鱼肚色的淡白天光,黎明了……

长干行

简介: 时间倒溯至三百年前;这个故事开始的时候——锦州,山海关外,北风怒号,雪花虽然渐渐停了,但是风却是愈来愈劲。灰色的天穹,天脚处略呈现乳白色,这关外的冬天,满目的萧然肃杀之情,雪是停了,但是地上己铺着尺深厚雪,好一片银色世界。雪堆后面,蹲着一个小童,年约四五岁,只是他长得细皮嫩肉,眉目清秀,脸圆如球,却闪着一双乌黑明亮的大眼睛,那模样当真可爱得很。这孩子穿着一件又大又破的棉衣,肩上背了一小捆枯柴,一双小手仍不停地在雪中翻拣枯柴,小手冻得通红。

离雁孤星

简介: 黑夜,像一块无与朋比的巨大布幕,笼罩着整个大地。天空密层结集的乌云,阻住了那灿烂的月光和闪烁的星光。远处隐传来海涛的怒啸声;像数有万千的兵马军车,在那遥远的广场上,凶猛惨烈地激斗着。一间占地并不甚大,但构筑异常坚固的精含,傍着小山坡.似只娇弱的小雏,舒适地依偎着母亲般。昏黯的灯光从窗户中透射出来,并且传出阵阵轻柔的催眠曲调……

神龙七绝

简介: 前面双槐树,就是大王庄。这是一个风萧萧、雨绵绵的秋夜,偶尔有一声两声犬吠鸡啼,更显得这寒夜凄凉恐怖。夜色阴沉,凄风苦雨,四山就像张口欲噬的巨魔,双槐树就像作势扑人,伸向天空的一双巨灵魔爪。三更刚过,只闻一阵蹄声得得,两骑马从庄中冲刺而出,直往庄西五峰山奔驰而去。是何人,在这阴沉恐怖的风雨之夜,在这崎岖泥泞的山路上冒险奔驰?

八极神童

简介: “几行归寒尽,念尔独何之,暮雨呼相失,寒塘欲下迟……”正是阳春三月的时候,杨柳新绿,燕子剪水鸟语花香,景色宜人,如此春暖花开季节,恰是仕女们游春的好时候,路上车水马龙,行人如织,大有山阴道上之感,唯独在嵩山之麓,有一位十一二岁的牧童,赶着一群羊,在牧放。此时羊群正在风和日丽的阳光下啃着嫩绿的青草,该牧童独坐石上,两眼痴呆呆望着远方,口中哺哺吟哦着崔涂的五言诗──孤雁。

霸剑

简介: 旭日初升,九华山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雾色。山中一片寂静,此时山中传出一阵轻微的马蹄声,林间小径中转出一匹白马,马身两旁挂着一张紫弓及一柄长剑,马背上坐着一个身着白色长衫的少年。白马缓缓的向前走着,突然那少年一手勒住那匹白马,扭头向左侧林中望去。半晌,林中响起了一阵轻微的沙沙之声,但见一个老道右手提着一柄长剑,踉跄的自林中走了出来。随着又是一阵沙沙声,林中追出一个金甲人,那人腰中挂着一柄宽大的金色长剑,全身除了双眼之外,全是金色铠甲。

超凡岛

简介: 凄凉的秋天,也是一个清冷的早晨,东方刚刚露白的时候,大地却显得特别沉静!但是,只有黄河的激流始终不肯安定,汹涌的潮涛,永远发出不平的吼声,如同一位狂傲的勇士,猛烈的向前冲,所向无敌;及至大海……小秋!你今早为什么不给俺庄上送鱼来?“一个大汉追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喊个不停!那少年刚刚走到河边,回头瞪眼:“狗东西?鬼叫个什么劲?也不瞧瞧这是什么天候!”

沉沙谷

简介: 月色如水,寒风肆劲。空阔的草原边的峭壁上,这时候有一批人围在那儿,瞧他们指手画脚,像是争论不休。这深夜,这荒野,连犬吠声都听不到,这些人在这儿干什么?一个秀俊的中年道士的声音:“就差昆仑派一人了。”大伙儿没有一个答腔。荒野像死一样静。又是那个中年道士的声音:“怎么昆仑的还不来?”一个胖和尚答腔道:“只怕,嘿嘿,只怕昆仑派是不参加的了!”

孤剑

简介: 寒风凛洌,白雪飘飞,粉铺银陈的荆襄道上,这时正有一位腰悬长剑,二十左右的青衫少年踏雪疾行。青衫少年满面风尘,行状匆匆,虽然疾驰在风雪交织中,仍然掩不住他那神采奕奕的隽逸丰姿,唯独那不时流露在眉梢的丝丝殷忧之色,使人一望而知,他怀着不寻常的心事。疾行中,突然一阵“笃,笃,笃!”之声,随风飘来!少年闻声停步,放眼看去,只见前面路中约莫三丈之处,盘膝坐着一个长发披肩,面色枯黄,两手捧钵,双目垂帘的行脚头陀。

剑走天涯

简介: 斗室之内,两丈见方,一张梨木方桌,三张高背梨木椅,四壁各插着一枝儿臂般粗的蜡烛,夜风自气孔中吹了进来,烛光摇晃,忽明忽暗,气氛有点阴森恐怖。这是雄踞长江南北水路的“大江堂”总舵的地下密室,通常只有三个堂主才能进来,无数的大江堂堂规、计划及一切重大决定,都在这密室内制订!烛光照在端坐商背梨木椅上的三个壮年汉子的脸上,也是忽阴忽阳,使本来已甚难看的脸色看来更加令人心悸,也更费人深思难测,他们心中在盘算些什么?

金令情潮

简介: 一轮明月,从东山缓缓升起,照得山林间清澈如洗!这时正有一个身穿蓝布夹袍,年约三十左右的汉子迈开大步,直向独龙岗东首奔去,只要看他步履矫捷,便知是位武林中人。独龙岗东首,有一座著名的古刹,叫做灵谷寺。青衫汉子奔行的极快,片刻工夫,已经到了宏伟庄严的灵谷寺前面,他略一住足,即卷起长衫下摆,双足一点,凌空掠起,落在那土黄色的围墙之上。

烈马刀客

简介: 平静了二十年后的江湖,突被武林公颂为神人的东海奇叟和大漠异人,为印证武学,双双拚死天山摩云峰,血迹淋漓的襟衣上血书着两人生前成名的神功绝学,一时间、黑白两道纷纷赶至天山。只几天,盛名多年的南鞭北剑、银剑铁掌、南荒三怪、北漠四凶等数十高手,离奇被杀。更有绿羽令、赤叶符、蓝鳞匕首、白骨幡、黑铁死牌的出现,震慑了武林黑白两道。无疑,一切的一切匀为了要取得东海奇叟和大漠异人的两片血襟。在群雄相争的现场,一匹红鬃白马,背上端坐着一个白衣白巾蒙面人“烈马刀客”以艺不可测的神功,抢到两片血襟,而遭九个黑面怪客及五个恐怖杀人者的合击,而神秘失踪,那些恐怖的恶魔也消声灭迹,江湖似乎又恢复了平静!”十年后。“烈马刀客”重现江湖,由此引来了一阵惊心动魄的腥风血雨。

芦野侠踪

简介: 天黑得像墨一样,虽然看不见,但可知满天浓厚的乌云定然层层密布。偶尔一两阵骤雨,打在树叶上发出急促而有节奏的声响,阵阵电光更替这可怖的夜加了几分恐怖的气氛。庐山——那奇绝天下的胜景被笼罩在愁云惨雾下,只阵阵电光下,才隐隐看到那飞瀑腾空的奇景。忽然——一条人影从黑暗中纵起,在光滑的绝壁上一藉势,又腾起四五丈,一折身形,轻飘飘地落在绝峰上。那人影落地后毫不迟疑,立即向左面飞奔过去。

美人圣剑英雄胆

简介: 顺着这幽谷,蜿蜒而入……是一片茂密的丛林,雄踞山中。密林漫云,旁临万丈深壑,古木夹道,怪石嶙峋。这个地方,有个惊人的名字——恐怖林。十年来,此处一直被武林中人视为死亡之地,因为进入恐怖林的人,立即变成一团血尸,被抛掷入谷。于是,恐怖林前的恐怖谷中,尸骸狼藉,层层叠叠,然而,人们仍步过死尸,踏过残骸,步入恐怖林内。

迷剑飘香

简介: 这不是梦,却有着梦样的清晰。他仿佛进了一间巨宅围坐在大桌前,许多人频频向他敬酒,在盛情难却、恭敬不如从命的情形下,他连连把盏……巨宅主人慷慨十分,将他奉为上宾贵客。在醇酒香肴、友谊的滋润下,他——宋磊自己也不知道干尽了多少杯底,饮啜了几斗香酝醇液……他的眼睛红了,布上了几许红彩……

铁骨门

简介: 黑夜渐渐消逝,东方的水平线上,隐隐现出一丝鱼肚白色。强劲的冷风,呼啸着在海面上飞掠而过。那激立如山的狂涛,一波接着一波,疯狂地向崖岸猛烈冲击着,不时发出阵阵撼人心魄的怒吼。崖岸,像一列耸峙天际的黑色屏风,蜿蜒没入彤云深处,那蒙蒙的晨雾,仿佛替它围了一条轻纱似的腰带。在崖上有一处凹进去的峭壁,雾影绰约里,蓦然从一条石隙狭缝中,踉踉跄跄地钻出一个人来……此人衣衫不整,发髻蓬乱,一手抚在前额上,一手扶着崖壁,身子摇摇晃晃,神态萎顿之极。他刚刚从石隙中钻出来,立时给那凛冽的劲风,吹得打了一个寒颤,几乎跌了一跤。他喘着气赶忙用手抓着上衣的前襟,使劲地往身上一裹,背脊紧朝崖壁一靠,才算勉强站稳了。他是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人,可是,在他那一张有着俊秀轮廓的脸庞上,却蒙着一层灰暗的颜色。两只深陷的眼眶里,已经失去了生命的光辉,两片没有血色的嘴唇,不规则地抽搐着,喉间发出一声声低微的喘息……

情仇缘

简介: 残冬腊月,是大除夕的前夕。千里冰封,银装玉砌,漫天雪飘,迷迷茫茫,老北风是那么无情,呼啸着,如泼辣凶狠的恶妇,吹得雪花飞舞,树枝抖颤,积雪不时洒落,显示她的雌威。这是靠近大河(黄河)的“河套”地带,古人有言:“黄百害,唯富一套”,故“河套”一带,是富蔗的地方。由于一连几天大雪,平地积雪三尺,几乎看不出原来的路径。大风雪中,一片死寂,只有北风在呼叫。没有行人,都在温暖的家里享受着热炕子,火盆子,还有老酒,下酒的热菜。这是一个大约二百多户人家的村落,与邻村之间,阡陌相望,鸡犬相闻,由于这村子的人,以姓胡的最多,就叫“胡家村”。胡村的东面,就是已经冰冻的黄河。它的南面,是有名的“龙驹寨”。

神仙府

简介: 城外,靠释道边倏右人起了一座二进楼房,建造完成的馆二天,楼门悬出一块写著「神仙楼”三字的横匾。大门二旁还挂著一付别出心裁的对联:此味只应天上有人间那得几了尝原来竟有人开了一家酒楼。经营酒菜饭馆,不拣城里热闹地点,竟开设在城外道旁,这已是奇事,然而更惊奇吓人的是对联旁另挂著一块刻著漆金中楷的大牌,牌上有十二个字:专售人肉佳肴以进武林同嗜这十二个字使得经过的行商旅客,人人侧目,世上有卖牛羊烤肉,鸡鸭鱼肉,甚至蛇肉、狗肉,那有卖人肉的?

侠骨残肢

简介: 宁静的日子在这宁静的小镇里平淡地过去,每天有数十上百的旅客经过这小镇,或宿上一宿,或吃上一餐,但是日子毕竟是平淡的,没有一椿值得记下的事。直到那一天──这个故事开始的那一天,情形不同了──那是个晴朗的日子,叶老头伸个懒腰把店门推开,忽然阵阵蹄声从远处传过来。不一会,三五成群的五队涌到了镇中,这批人全是武林人物打扮,他们有的在酒肆饭店中饱餐一顿,也有的在客栈中过上一夜,但是他们之中有一个共同之处,那就是全都在兴高彩烈地谈着一个什么“祁连山剑会”的事,看来这些人全都是赶到祁连山去的了。

祥麟威凤

简介: 武天洪是个二十岁的少年,身材不高不矮,不胖不瘦,生得恰到好处,椭圆的面庞儿,料想原来一定是很白嫩细润的,如今却被夏天的烈日,晒成熟苹果似的赤红;可是这熟苹果红的双颊,配上青黛剑眉,秋水星目,反而更显得豪俊挺拔。他身上穿着淡绿色的纺绸短衣长裤,裤脚散开着,是个普通人的装束;可是脚下又是穿的薄底快靴,左腰挂着一柄剑,又像个练武的少年。左手提着一个花布包袱,面上显着一片自然的轻松愉快,悠哉游哉的潇洒神气。

阳关三叠

简介: 二楞子真不含糊,杯到酒干,眨眼的工夫,八九杯烧刀子下了肚。酒杯一放,运筷如飞,一直眉,一瞪眼,一伸脖子,三颗干炸丸子一口吞,这才大嘴巴一咧,笑笑道:“好酒,好菜!”王管家的三角眼挤成了一条缝,一面斟酒一面笑:“四海之内皆朋友,咱们是一见如故,恕我托个大,叫你一声兄弟,别跟我这老哥哥客气,尽管放量!”空了的酒杯又斟得满满的。二楞子,低下头,“吱”的一声又吸干了杯中酒,摸着嘴巴道:“老哥哥,我领你这份情。”

英雄出少年

简介: 时序人秋,气爽天凉,在北方正是青纱帐起,江湖多事之季。由于原野间生长着茂密的高达丈余的夹道高粱,将原来的交通大路,变为一条长弄。经常数十里不见人迹,如单身旅客行经其间,多遭暴客洗劫,以致杀人越货事件时有所闻。是以,凡有事出门者,大多结伴而行,至于金银辎重,则皆委托镖行护送。这时,由洛阳通往郾城的一条古道上,自洛阳方向,驰来一骑黑色骏马,风驰电掣,四蹄所荡起的黄尘,向后飞扬数里。马上坐着一个年约十五六岁的少年,身穿一套紫花土布褂裤,肩上背着一个青布包裹,头戴一顶宽边遮阳草笠。

月落大地

简介: 在江湖中,无人不知罗成与“三环先生”莫于道的名字,更无人不知罗家“神鬼三式”剑法天下无双,难有一招之敌。莫于道阴谋诡谲,计无识破之人。然而江湖中却无人见过罗家的剑法,与莫于道的面目。罗家被武林八派三帮崇奉为武林第一家,巍为武林精神偶像,罗成以弱冠之年,承先父无敌不现剑的遗训,“神鬼三式”无人见过犹有可说。三环先生威慑天下,其人究竟是谁,变化不解之谜,却使江湖中对他益发感到诡秘难测。罗成年仅弱冠,仁怀刚正的个性却已传遍天下,非遇极恶不赦之徒,他不肯动剑,出剑之前,也必再三告诫,试想天下恶人,有几个愿身试锋镐?这种情形之下,罗成自然极少有机会动剑。

红花谷

简介: 雪花飞六出,高处不胜寒。冰天冻地,一片洁白的太白山中,这时正有一个十三四岁的顽童,在靠北面的山腰间向山顶奔行着。他行动之间,虽然略嫌迟滞,但步伐异常沉稳,行家一看便知,这小小顽童在下盘功夫上,曾经下过苦功。由于山上和山下的气温不同,风势的强弱各异,越近高原,越是寒冷,一过山腰,地上的积雪,便逐渐开始冰冻、滑溜。小孩先还不怎么在意,等滑了几次,最后一次竟向下滑去一丈多远,几乎停留不住,这才知道厉害,改为四肢并用,继续向上爬行。

南风真集

简介: 夜临了。括苍山正被一片乌云乌围。这盘亘数十里的中原名山,竟也不能摆脱夜的侵袭,渐渐呈现昏暗,天上月儿也害羞地躲藏起来。朦胧中,只微微听见那苍松劲柏被狂风刮过留下的一阵声响。在这肃杀的气氛里,括苍山失去了原有的明朗。“当”,从括苍山西北的峭壁戈连峰突然传来一声暴响,低沉洪亮,划破穆静长空。

血海深仇

简介: 陇西,祁连山,无名洞。开春时节,天正飘着鹅毛大雪……三更时分,忽见一条人影,窜入洞内,看模样顶多不过三十来岁,生得十分的俊逸,身材颀长……然而,不知为了什么,他一脸焦急之色,眉峰紧锁,来到洞里一片石壁之前,忽摸出一本薄薄小册,谨慎塞进岩缝之中。对那崖缝瞧个半天后,才满意似地舒了一口气。蓦然间……

青天飞龙

简介: “碧云天,黄花地,西风紧,北雁南飞……”这是秋天,正是枫叶飘红,菊蕊齐放的季节。金风拥吻着枝头的黄叶,踏着轻巧的舞步,飘向那广阔的原野,掠过那如练的湘江。涟漪碎浪,引起人们心湖的共鸣,兴起了秋的怀念!是日近黄昏,金乌西坠的时候,靠山面水的临江村特别显得宁静。虽有几声鸡犬吠鸣和隐约的渔舟唱晚,但生活在这似是世外桃源的村民,谁也不感到黑夜快来的可怕!

七步干戈

简介: 日正当中。那座奇特的高峰孤独地脾脱着四周的山峦,说也奇怪,那座山峰与四周都脱了节,周围的山峦就没有一座与它相连,就更不可能从四周的山寻到一条路走到这孤峰上来了。只是在左面,一座长满松树的山头与它相距仅仅只有十余丈之远,虽说只有十几丈,但是这一道深沟相隔上下数千旬,绝无相连之处,沟谷下一片橡像的青雾。就在那孤峰的尖儿上,相对立着两个人。左面一个白发苍苍的老道土,红润的脸色衬着雪白的胡子,像图画书上的自祖一般。

虎啸神州

简介: 菡苕香销翠叶残,西风愁起绿波间;还与容光共憔悴,不堪看!细雨梦回鸡塞远,小楼吹澈玉笙寒;多少泪珠何限恨,倚阑干。上面这一首秋思词,调寄拟破浣溪沙,是那南唐中主所作,词风旷逸深婉,情感高洁,意境空灵,也是中主这时国是小康,虽不若后主处境之恶劣,而发为凄厉亡国之音,但仍嫌沉寂黯伤,毫无振作奋起之志,是故,这五代残唐,自中主传至后主,于宋朝建隆八年,终为宋太祖所亡。谁知在五百年后,中主的这首秋思词,却获得了一位知音。

盘龙擎天

简介: 秋末冬初,海拔四千公尺的无量山巅,早已覆盖着尺厚的积雪,遍地一片纯白。这夜,天空漆黑,乌云密布,显示暴风雨即将来临。一个蓝衣少年扶着个异常苍老的僧人,步履奇艰地踏雪攀枝,向山巅那块隆起的雪丘缓缓行去。两人到了雪丘之上,蓝衣少年带着万分不解的神情,轻声地问道:“师父,是这里么?”那老僧并不答话,向四周略一打量,气喘吁吁地点了点头,顺手解下一块红布往地上一铺,接着便坐了下去,身旁放着一个精制闪亮的银色铁盒。

女儿行

简介: 明窗净几琴榻壁剑。这是一间和谐、恬静、一尘不染的书房。房中陈列着满架图书占玩玉器,一尊约三尺的碧玉占瓶,瓶耳缺了一角瓶中参差不齐地插着几卷画轴。窗外两株银杏和一丛盛开的芍药。“嗡嗡嗡”一只蜜蜂匆匆地从敞开的窗口飞了进来,绕了两个圈子重又匆匆地从窗口飞了出去。

风雷扇

简介: 这里是阴山的冥谷——阴风惨惨,细雨霏霏,白骨嶙峋,坟墓林立,弥漫着无边的恐怖,无限的肃杀!谷中,突然飘出一阵幽灵之声:“……天下至尊者救我!“”救我者天下至尊……“声音幽怨、凄凉、悲怆、怅惘;随风飘荡,像哀鸿悲鸣,像杜鹊泣血!这是什么声音?是妖怪?

金刀亭

简介: 西风、古道、瘦马。枯藤、老树、昏鸦。苍凉的古道上走来一匹瘦马,此马瘦骨峋嶙,不仅秃尾而且浑身无毛,上起路来一摇三晃,象是随时会倒下,骑者是个年约六旬的老道士,身著玄袍,又脏又破,人也象那马一样显得无精打彩,毫无生机。时间不长,瘦马翻过一座小丘,面前现出一片草原。蓦地,道士双目陡睁,精光暴射,一声长啸如龙吟风鸣,响彻云霄。那匹瘦马亦闻啸嘶风,四蹄扬起,如飞而驰!人马和刚才死气沉沉的样子相比,简直判若云泥!

烽原豪侠传

简介: 夕阳射出了它最后的一线光芒,恹恹地落向天边。于是,天边的落霞,也一分分的褪去那艳丽的光辉,终于只剩下一抹淡淡的色彩。水声淙淙,轻轻地流,在那奇形怪状的刺石上,有一点轻微的节拍,很清楚的传了出去。一股迷茫的烟雾在这周遭原始大森林边升起,将整个森林掩得迷迷糊湖,凭添几分阴森之气。几千年来,没有人探测过这原始森林。在日正当中的白昼,森林中却一阵阵传来鬼哭神号的声音,人们唤它作“鬼愁谷”,但是却没有人进去过。

玉狸长虹

简介: 济南府。时届隆冬腊月,乌昏昏的天空,飘落著鹅毛般的大雪。大名湖,这所诱人的名胜,此时已结成一层厚厚的冰。纷纷的雪片,降落在湖面上,像铺上一张晶莹的玉毡,分外光洁、耀眼!堤岸株株杨柳,也披上一件粉白外衣,直似琼枝玉树,婆娑生姿,别饶逸趣。然而对此粉装玉砌的湖光景色,却没有半个欣赏的游人,显得一片箫索!沿湖北面,有一带青砖筑成的院墙,中央一座高大的骑门楼,横扁上四个斗大金字,“明湖镖局”耀眼生辉,老远便可以清晰的看到。

江湖黑马

简介: 济南府。时届隆冬腊月,乌昏昏的天空,飘落着鹅毛般的大雪。大名湖,这所诱人的名胜,此时已结了一层厚厚的冰。纷纷的雪片,降落在湖面上,像铺上一张晶莹的玉毡,分外光洁、耀眼!堤岸株株杨柳,也披上一件粉白外衣,直似琼枝玉树,婆娑生姿,别饶逸趣。然而对此粉妆玉砌的湖光景色,却没有半个欣赏的游人,显得一片萧索!沿湖北面,有一带青砖筑成的院墙,中央一座高大的骑门楼,横匾上四个斗大金字:“明湖镖局”,耀眼生辉,老远便可以清晰地看到。